北京智信天一科技有限公司-博亿网


手机保密,各地措施迥异


部分国家领导人,在公开场合使用的手机并没有加密功能。

“国外在保密方面有一个原则,叫疑密从无。如果我们不确定这个东西是不是应该保密的,那就不应该保密。界于保密和不保密之间的,那肯定就不保密。”

19734月的一天,摩托罗拉的工程师马丁·库帕站在纽约街头,掏出一个约有两块砖头大的无线电话,第一次成功拨通了一台固定电话,这标志着世界上第一台手机的诞生。

从那天起,如何保证国家高级官员的手机信息安全,就成了摆在各国安全部门面前的严肃命题。

对国家公务员的手机进行安保处理,是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远远不是仅在手机上做文章就能取得效果的,各国采取的具体措施迥异。

美国的手机安保工程,就依托了军方的相关安全计划。其它国家的手机安保措施普遍没有像美国这样的高投入,保密通信更多地依托于传统的安全通信渠道,而不是借助于开放的公共手机网络。

知名军事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法博士朱江明告诉南方周末,就政治层面的手机加密来说,做得最好的是美国国安局的“定制”模式。国安局成立了负责手机改装的实验室,选取市面上某一款认为比较安全的手机,再买回来进行改造。“最后原手机可能只剩下手机壳,其他的部分都被改掉了。”朱江明说。

在这种模式下,手机加密可以在国家机构层面得到实现。就算要委托生产,也会找军工企业,不会在手机行业找公司合作。这种手机不仅仅适用于高级别官员,还常见于一些涉密部门的普通职员。

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技术总监理查德·乔治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奥巴马2008年当选美国总统后,特意要求国安局为其设计一款手机。“因为任何一项功能都有可能被人钻空子,我们几乎丢掉了所有没有必要的功能”,正因如此,这款手机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乐趣——例如,奥巴马无法用这部手机玩“愤怒的小鸟”。尽管如此,这款黑莓手机还是因为达不到美国国家安全局认证标准,最终被美国国安局打造的另一款手机sectra edge替代。

一向对信息安全谨慎的德国,采取了不同于美国的政企联合开发的路线。德国默克尔总理的手机,是德国政府与黑莓手机公司的联合定制。

2011年,默克尔就开始使用带有防监听功能的黑莓q10。这款手机安装了secusmart公司的密码芯片,可以确保电话谈话和收到电子信息的政府内部网络编码,短信也会被新手机编码,还可以发送标识“绝密”字样的文件和只有“政府官员”内部范围可以识别的信息。

2014728,德国内政部一位发言人透露,德国大多数政府部门使用的是加拿大移动通信研究公司生产的黑莓保密手机。已有约3000部保密手机被分配到联邦政府,这一数量还将扩大至两万部。

与德国的模式相同,以色列选择了和摩托罗拉手机公司联合开发。以色列士兵曾多次将一些涉及军方机密的照片传到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为防止军事机密泄露,以色列政府发放了经过特殊处理的手机,任何上网的信息要经过军队专门部门的过滤,不太敏感才会允许上传。

俄罗斯是商业加密手机的消费大国。经常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一起出现在镜头前的,是他从2012年开始就在使用的一台来自中兴制造的手机。这款产品由俄罗斯企业联合中国中兴通讯共同开发,被称为“中国式的俄罗斯手机”,主要用于对抗美国gps和苹果iphone4的入侵,这款手机能接收来自美国的gps和俄罗斯glonass卫星信号。

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联邦航天署已经在20137月,为多家下属企业员工采购了俄罗斯国产的防窃听手机,并要求在进行涉密对话时必须使用该手机。根据俄航天署命令,其下属企业应在20147月前向员工发放这种型号为m-663c的防窃听手机。员工们在谈论涉及机密的话题时,必须用这部加密手机通话。

早在2005年,台湾就制定了名为“冠名装备”的绝密计划,为在“国安局”、“国防部”、“调查局”、“宪兵司令部”、“海巡署”及“警政署”等六大要害部门的89位高层干部配备一批价值不菲、可以防窃听的特制保密手机,并规定此后凡是涉及机密的谈话内容,必须使用保密手机。据台媒报道,这一批手机是由台湾著名的某计算机制造商研发生产的,当时该款手机号称“全球第一支三频保密手机”,运用了1024rsa演算加密技术,可以防范语音及数据传输被窃。

部分国家领导人,在公开场合使用的手机并没有加密功能。

从泰国前任总理英拉个人facebook中的工作照来看,这位时尚的美女总理喜爱白色智能机,在她办公桌上随意摆着的5部智能手机中,有一台白色的诺基亚lumia920、一台白色索尼以及一台白色iphone,所有的手机都没有加密功能。

朱江明介绍,“国外在保密方面有个原则,叫疑密从无。就是说如果我们不确定这个东西是不是应该保密的,那就不应该保密。界于保密和不保密之间的,那肯定就不保密。”

他还介绍,在西方国家,是否发放加密手机跟行政级别关系不大,而是从公务员工作的“保密级别”来分,保密级别越高,配发的加密手机功能也越强大。举例来说,中情局是保密度很高的单位,但中情局的后勤人员不会配发手机。而在最近的埃博拉病毒事件中,美国相关部门几年前就开始研究该病毒,这些研究人员行政级别不高,但是保密级别接近“绝密”,会配备专门的加密手机。

近年来,西方安全部门也开始逐渐接受三星、苹果等商用智能手机与手机软件,尤其是在没有必要使用硬件的低密级单位。随着三星、苹果等品牌通过了美国国防部的保密认证,公务员已经被允许进行自由挑选。甚至一些高保密机构,现在也在使用上述品牌。

“实际上美军现在已经把苹果和三星融入到班组的通信网络里面去了,不再自己开发了。”朱江明说。

相关阅读推荐:

北京智信天一科技有限公司 博亿网站的版权所有 2008-2015
京icp备14001937号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1号 鸿坤国际大酒店768室
电话:01063467742 咨询热线:400-855-1008